止咳露变兴奋剂西安断货 被禁口服液网上热卖

日期:2013-10-10 10:18 来源:中国女医师协会 责任编辑:cmwa

摘要:日前据南方日报报道,一名17岁高二学生,最多时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还从家里拿了2万元,和同学在宾馆包房专门喝止咳露。专家介绍,近年来,止咳露成瘾的患者不断增加,有人是...

   日前据南方日报报道,一名17岁高二学生,最多时一天服用24瓶止咳露,还从家里拿了2万元,和同学在宾馆包房专门喝止咳露。专家介绍,近年来,止咳露成瘾的患者不断增加,有人是自行吃药治病被动上瘾,也有人本身没病,大量使用为的是“过把瘾”,这其中以青少年滥用情况最为典型,医学专家介绍,该药大量服用后有致幻、成瘾作用,而且戒断过程比较痛苦,很多人成瘾后生活状态越来越糟。

那么,该类药在西安销售情况如何,我们又该怎样直面止咳药的成瘾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成瘾止咳露西安断货
  其实早在12月8日,国家药监局就要求,联邦止咳露等13种口服液需凭处方购买,原因是这些止咳药中所含的磷酸可待因和麻黄碱两种成分作用叠加,如果大剂量使用会产生致幻作用。记者调查发现,包括联邦、?夫人在内的多个品牌止咳药在药店“失踪”。
  12月19日,记者来到西北三路的康健医药超市,问起“联邦止咳露”,店员表示此药只能在处方柜台买到,但目前断货,并称:“听说药物成分有问题……”随后,记者来到南门附近的京兆药房,还是断货,当班经理表示:“此药断货已有些日子了。”当天,记者询问了包括怡康医药超市西大街店、老百姓大药房朱雀店、藻露堂张家村店、好一生大药房、同一医药、双鹤大药房等多家药店,情况同样,西安以前卖过此药的药店目前已全面断货。
  一些店员私下表示:“联邦止咳露”以及“?夫人止咳露”等有迷幻作用,很多吸毒的人在用,还有些喜欢在迪吧爽一把的年轻人把它当“摇头水”来喝。
  药店断货,那医院能开出来吗?因为此类止咳药主要在神经内科、儿科、呼吸科应用,记者首先来到交大二附院神经内科,据吴海琴教授称,此药以前医院有,但断货已经好久了。随后在市中心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陈葆青也称这种药物已经停用。省人民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宋允章和省妇幼保健院儿科主任李凤侠均介绍医院还没用过这种药物。
  被禁口服液网上热卖
  实体药店断货,作为时下销售的“第二战场”,网络上的情况怎样?打开“谷歌”,键入“求购联邦止咳露”,约有70200项符合的查询结果。打开百度搜索,“知道”一栏有很多相关问答,名叫“郑凯展”的提问:“本人17岁,喝联邦止咳露两年多,每次喝完都抽很多烟,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事啊?”还有一位名叫zjy268的女性提问:“我喝?夫人止咳露已经3年了,要戒多久才合适怀孕?”在记者大略查看的240余条相关问答中,如何戒断、如何购买的帖子占了绝大部分。
  记者在网上看到,不少成瘾者发帖求助。他们表示,“越是上网,打游戏,越是喜欢喝联邦。”有网友说,已喝联邦止咳露3年,每天要喝两到三瓶。很多人都不知道如何戒除。
  面对断货,一些“邦友”交流经验,网友“指酷”表示,以前在附近药店就能买到,断货后大家都通过网络购买,价格更便宜,量大还能优惠些。记者打开国内交易网上平台“淘宝网”,发现很多“淘友”都在叫卖“13种口服液”类型的止咳药,出货情况还较为频繁。
  防治需要“立体化”
  普通的止咳药,如何变成了“成瘾药”?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颜江瑛表示,含可待因复方口服溶液临床主要用于镇咳,疗效较好,是老百姓常用的镇咳药品。正常使用安全有效,但如果大剂量使用,其中所含的磷酸可待因和麻黄碱两种成分作用叠加,会产生致幻作用,极易造成滥用,对人体造成损害,甚至危及生命。
  交大一附院心理科李强教授分析,很多人是出于好奇、空虚或者心理压力,也有人是长期自行用药,被动上瘾的,过量服用后有种难以言状的快感,成瘾后一旦中断,便可出现痛苦的戒断症状。那滥用情况怎样才能有效控制?记者采访了省药监局市场处李处长,“滥用止咳药与能轻易买到有关,因此国家药监局才出此规定,要杜绝滥用,除制定法规、加强监管外,还需要全社会动员立体防治!”
  除了联邦止咳露等13种止咳药外,很多药品都易成瘾。省人民医院药剂科杨药师介绍,临床常用的吗啡、哌替啶、曲马多和含有非那西丁的解热止痛片等镇痛药,以及安定类、巴比妥类等镇静、催眠抗焦虑药同样存在成瘾危险。鉴于一些长期用药的患者可能对用药产生恐惧心理,杨药师特别提示有些药物虽然有成瘾可能,但只要遵守医嘱、按建议使用,是不会产生危险的。
  李强教授也从心理角度建议,最好将止咳露成瘾者与吸毒者分别对待,否则年轻人会误认自己陷入吸毒者行列,从而对戒断康复造成负面影响。

                                                                                                                              (责任编辑:霍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