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缘》创办人张丽:医生还能承受多大的风险?「中科院 PK 北医三院」后的思考 (转自:微信-丁香头条)

日期:2016-01-19 11:08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songyanyu

摘要:北京卫视副总监 《养生堂》节目监制 《生命缘》《我是大医生》创办人 连日来,「中科院与 北京大学第三医院 关于孕产妇死亡之战」的报道和评论铺天盖地,一时间,医患之间的交...
 北京卫视副总监
《养生堂》节目监制
《生命缘》《我是大医生》创办人
 

 

       连日来,「中科院与北京大学第三医院关于孕产妇死亡之战」的报道和评论铺天盖地,一时间,医患之间的交锋再次升级。
      
看了北医三院的声明、患者家属的申诉书以及方方面面的评论文章,众说纷纭中,有人更关注真相,有人更热议是非,有人更宣泄情绪。
       
而这一切的背后,却有一种更加令人恐惧的隐忧渐渐强烈起来:在面对危重症患者时,医生还能承受多大的风险?
又是夹层动脉瘤,我想起另一个故事
       同样是夹层动脉瘤,42 岁的患者管江红在接受了 20 个小时的手术后,最终没能挺过术后恢复期去世。
      
夹层动脉瘤是顶级专家都难以逾越的医学高峰,管江红在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前已经被几家医院拒收,以至于在陈彧医生决定为管江红手术的时候,编导忍不住问了陈主任一句,你为什么要承担这样的风险?
      
是放弃,还是为一线希望而战,是每一名医生都会面临的两难选择;相信北医三院的专家们同样面对过无数次这样的考验。
      
根据现有的信息,一方面是高龄、十年高血压病史、子痫前期,另一方面是产妇和家人强烈想要孩子的渴望和坚持,作为最高医学殿堂,医院似乎没有退路,他们选择了和患者共担风险。
      
尽管此次事件还没有最终结论,而生命的不确定,医学的不可知对于医生的考量同样残酷。
这些故事患者未必知道
       北京积水潭医院吴新宝是全国最好的创伤骨科大夫之一,在一次抢救严重车祸患者的手术中,病人突发大出血,溢满视野的血让他无法判断出血点在哪,这让他瞬间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迅速截肢,稳妥保住患者性命,处理没有任何过错,但患者从此残疾。
       
一个是凭经验盲探止血,成功就是保命保腿最好结果,但如果失败病人可能因为错过截肢时机失去生命。
      
摒心静气,百般纠结的几秒钟后吴新宝选择了后者。
       吴新宝事后说,就在他做出决定的那几秒,他觉得自己头发一下子「全白了」。病人康复出院了,但他未必知道医生经历了怎样的风险,是医生的担当和勇敢改变了他的命运。

       认识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的韩超医生是因为医院楼道里吵吵闹闹的一家人。
      
儿子抱头蹲在楼道,姑姑一直捶打他,原来小伙子爸爸急需心脏手术,家里为凑钱只能卖房,想救父亲,又怕手术失败人财两空,小伙子陷入两难。
      
这种情况下,医生本可以坐等家属决定,韩超却是态度坚决,反复劝导,甚至情急之下,找到医院以自己的名义签字画押。
      
事后问韩超,你不担心手术失败,病人会赖账会闹吗?他说,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
      
这样的故事每天都在医院发生,每一次风险的担当都是生命的得失,在一次次「医闹」过后,无比担忧的是让医生们愿意与患者共担风险的力量从哪来?!
医生的经验是病人的命换来的

       这是我国神经外科大师王忠诚院士常说的一句话。脑干是生命的中枢,是世界医学禁区,而王忠诚脑干手术的成功率高达 90% 以上,世界第一。
       他是我最尊敬也是最怕的采访对象,因为无论你问什么,他的回答都是 3、5 个字。
       
而他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就是,我今天的技术和成就是病人用生命换来的,我最要感谢的是病人!相信这次事件,已经让每一个北医三院、让所有从事妇产科工作、直至所有医学工作者上了专业一课,弥补了自身专业上的局限和空白,愿一个人的走会换来后面无数的人的生。
      
医学的深奥永无止境,一个口腔科就有十几个专业。每一个医生在他的行医生涯中,都会遇到生死难料的医学难题,到底应该前行还是止步?他心里的最大支撑一定是来自患者。而当一个生死抉择摆在患者和他的亲人们面前的时候,能够和他们共担风险的也只有医生。
      
此时,想起管江红妻子在给编导短信中的话:希望有机会当面感谢陈彧医生,他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谢谢他的坚持与坚守。虽然生命没有留住,但阳光、坦诚、信任和爱,一直都在……





编辑:张婷